什么软件可以免费看美女视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疼……撕心裂肺的疼……

凌荨醒来的时候,唯一的感觉就是疼,仿佛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一般。

“醒啦醒啦,阿荨醒过来啦。”

欧晨晨惊奇的声音传进凌荨的耳朵里,紧接着,几个人的身影就出现在凌荨的视线里。

“晨晨……”

凌荨皱着眉头,挣扎着要起来,却被欧晨晨先一步按住。

“别乱动。”

在欧晨晨的嘱咐下,凌荨果然不动了。

“什么回事?对了,那个孩子呢?”

凌荨突然想起自己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。

当时有一个孩子从楼上摔下来的,她好像把人接住了。

蓝白条纹连衣裙女生时而安静时而活泼

“孩子没事,就在隔壁病房休息着呢。倒是,我该什么说呢?那么大一个人从楼上摔下来,跑去接,就不担心自己被砸死吗?”

欧晨晨激动的嚷嚷。

“幸好这位警官及时把送进医院,不然什么死都不知道。”说完,欧晨晨把身后的白暮九让出来。

凌荨这才知道原来白暮九也在这里。除了白暮九之外,还有她的大学师兄晨扬。

“白……白警官……谢谢哈。”

一看到白暮九,凌荨立从床上挣扎起来,欧晨晨眼疾手快,直接把一个枕头立在凌荨的后背,让她靠着床头。

“知道那个孩子是谁的吗?”

白暮九单手插在裤兜,清冷的视线盯着凌荨,然后淡淡的开口。

凌荨一怔。

她哪里知道那个孩子是谁的?

四楼她从来没有到过,平时在楼道里遇到人,也只是点头打个招呼而已,根本没有说过多余的话。

“不知道。”凌荨老实交代。

白暮九的视线依旧没有从凌荨身上挪开,他淡淡的望着凌荨那张苍白的小脸,眉头轻微皱了一下,“是吴美娟的。”

吴美娟的孩子?凌荨惊得瞬间瞪大眼睛。

四楼住的是吴美娟?

她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?还有,她住那里那么久,根本就没看到过吴美娟,那里什么会是吴美娟的家?

凌荨有说不出的震撼。

“那个孩子……为什么会从楼上掉下来?”

凌荨震惊之余,问出关键。

四楼的户型,跟她家的户型差不多,父母两个人都在家,为什么会让孩子摔下楼来?

如果当初她不在楼下,只怕……只怕孩子早已经死了吧?

“为什么会出现在楼下?”

白暮九的语气阴冷得有些可怕,他没有回答凌荨的问题,反而是问凌荨另外一个问题。

“我……”凌荨看了欧晨晨一眼,“我回家换双鞋子。”

十一公分的鞋子太高,她穿得不舒服,所以就想着换一双,她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“按道理,一个孩子从四楼摔下来砸在身上,觉得有活命的机会吗?”

白暮九又问。

如此跳跃性的问题,让凌荨愣在原地。

这么大的冲击力,她好像确实没有活命的机会。毕竟那个小孩个子不小,又从四楼的高度摔下来,她这么没有任何防备的跑去接,确实是有点……

想到这一点,凌荨才知道自己的命有多大。

“阿荨的运气确实很好,当初,手中的购物袋隔在跟那个孩子中间,所以砸在身上的力道有一部分被缓冲了出去,所以才不至于当场毙命。”

站在欧晨晨身边的晨扬,看到凌荨一副愣怔的模样,温和的开口解释原因。

他的职业是法医,所以对于人体结构比较了解。

“我那个购物袋里……都是面包。”

凌荨弱弱的开口。

当时,她给欧晨晨买姨妈纸的时候顺便买的,好像有十几包呢。

“面包……”

欧晨晨一脸不可思议。

当初凌荨来到她家里的时候,确实是提着另外一个购物袋。

“是面包……原本是想留到半夜肚子饿的时候吃的,所以买的量多了一点……”

后面的话,凌荨没有继续说下去了。

面包比较柔软,而且还有一定的弹性……一大袋购物袋的面包,确实起到一点点的缓冲力。

晨扬沉默了。

白暮九也没有再说话了。

当时,面包已经被砸得面目全非,那个购物袋里面装的是什么,还真的没有人去注意。

毕竟,人命关天,救护车以及警察这些,第一件事是把人送进医院了。

“那个……晨晨,有吃的吗?我肚子好饿。”

刚醒过来的凌荨,身体疼痛之余,唯一的的感觉就是饿了。

“昏迷了一天一夜,能不饿吗?在这里等我,我去给买吃的。晨扬师兄,我没有车,麻烦送我过去好吗?”

临走之前,欧晨晨还把晨扬给拉走了。

凌荨:“……”在医院门口买吃的,需要晨扬开车送过去?

病房里只剩下凌荨跟白暮九两个人,气氛又莫名的变压抑了。

“白警官,这次多谢。”

看到白暮九沉着一张脸,凌荨没话找话。

白暮九轻轻的瞥一眼凌荨,声音依旧淡漠:“职责所在,即使是别人,我一样会这样做。”

话里的意思,像解释,又像掩饰。

“我……总之还是谢谢。”凌荨垂下眼,不去看白暮九的眼。

“当时在楼下,都听到了什么?”

站立在凌荨的病床前,白暮九俯视着凌荨,眉头依旧有些皱。

“听到争吵声,还有摔东西的声音。”凌荨实话交代。

当时四楼的动静非常大,她敢肯定周围的居民应该都听到了。

“知道吴美娟住在楼上吗。”白暮九又问。

凌荨摇摇头:“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她。住在四楼的那个男人,我碰见过几次。”

凌荨平时比较宅,没有急事根本不会出门,跟楼上楼下的居民来往得比较少,所以跟附近的人并不是特别熟悉。

“嗯。”白暮九轻微的点点头。

“凌荨。”

点头完之后,白暮九突然间一本正经的喊凌荨的名字。

“啊?”

凌荨怔怔的抬头,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白暮九那张俊脸。

“想知道背后的凶手是谁吗?”

蛊惑的声音缓缓在凌荨的耳边响起。

凌荨怔怔的看着白暮九那张俊脸,然后点点头:“想。”

凌荨:“……”她不会破案啊,她就是一神婆啊,神婆能够干嘛?

标签:

Related Post